申卫华 0

每当行走在里运河的大闸口南,瞧着眼前那高耸戳天的国师宝塔▓█,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。运河风光带,虽然有着古宝塔的历史传说█■▄,但它身下前任的航运大楼,却留给了老清江浦人太多太多的回忆。

其实███,原来的航运大楼,才是解放以后京杭大运河上的真正主人。这一里运河畔耸立的标志性建筑▓▓,从1954年4月开建,到1955年7月交付使用,直到2013年寿终正寝▄■▄,虽然其年龄不到老态龙钟,但其结局有点悲催不舍,其下场让人感慨万千■■■。看着它所经历的风风雨雨,走过的步步脚印,以及伴随着共和国成长的过程▄■▄■,还真该留在老清江浦沧桑变化的史册之中。

航运大楼与里运河曾经朝夕相伴,接近60年春秋▓▄▓▄。回望这座老清江市投资8.8万元建成的里运河畔总面积1059平方米最高的建筑,是当年老清江浦人的骄傲和自豪。应该说▄▓,航运大楼▓█▄■,对当年老清江市及淮阴地区城市和经济的发展,起到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。

楼前的运河航道▄■▓,水面开阔,是停靠拖轮、客船的最好集聚之地▄▓,为水运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楼旁的市井街面,是最繁华的东西大街▓█,也是花街的起点,为城市的繁荣,打开了最好的通道█■▄。尤其是当年的清江浦没有铁路,公路又不发达的情况下,水上客运自然而然担负了老清江市对外联系和自身发展的重任███。应该说,最初的航运大楼,是专为水上客运而建▓▓。大楼的布局共分三层,其中两层半露出路面。而二层是大楼的主要部分▄■▄,拾阶而上进入大门,便是南来北往旅客的候船大厅。后来因航运大楼办公室紧张■■■,旅客的候船室,便搬到了隔壁两层楼的一层。至于航运大楼的一层▄■▄■,应该在运河大堤也是当年大闸口南轮埠路一号的半堤下。顺着大楼东山墙的下坡,进入航运大楼的院内▓▄▓▄,便可见到大楼的真身。其一层从前往后,分别是职工医疗室▄▓、行政科▓█▄■、工会,还有乒乓球室和阅览室。上得二楼▄■▓,方是当年运河水上运输的指挥部门。最南侧的办公室,是运务科▄▓。这指挥调度千船万舟的大权,非它莫属。那桌上摆放的十多部电话机▓█,指挥着南到浙江上海,北到山东河南;西到江西安徽█■▄,东到沿海城市水上船舶的运输。由于当年没有无线通信,有时直接推开面对里运河的窗户███,用上大喇叭一声令下,就可指挥停靠在大闸口里的客轮、拖轮▓▓、船队。

当年的航运大楼,是坐镇大闸口▄■▄,指挥全淮阴地区以及经营南到扬州北到徐州水运市场的中枢。以客运为例:共开辟有四条航线■■■,即淮皂线(淮阴至皂河);清镇线(清江至镇江▄■▄■);运台线(淮阴至台儿庄)▓▄▓▄;盐河线。总里程465公里。至于货运定期航线▄▓,共有三条▓█▄■,即申淮定期航线(上海到清江);清镇线(清江至镇江▄■▓)和淮运线,里程855公里。并根据运输生产发展需要▄▓,在运河、盐河等航线,先后共设置自办站14个▓█,代办站11个。

不过,最终的航运大楼█■▄,由于里运河的条件局限而走向萧条。至于大楼的主人——淮阴地区轮船运输公司,以及后来改革成江苏省运河航运公司███,在水运发展的高速时期,于1980年就从里运河畔的大闸口旁,搬迁撤离坚守了20多年的阵地▓▓。(申卫华)

融媒体编辑 潘永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