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士锐 0

我生于深山,长在深山,不知今夕何夕▓█,我是一块不起眼的石头。

山林幽深,长风浩荡█■▄。近旁的青松永远苍翠,我没有他那般伟岸与挺拔。随处生长的野花散发出淡淡清香███,我没有她那样多姿与秀丽。有点寂寞,有点期待▓▓……我静静地躺在山林深处,听风声雨声▄■▄,仿佛被世界遗忘。

一天,一个背着竹篓的老人不留神被我绊倒■■■。不料,他的眉头竟舒展开来。他拨开杂草▄■▄■,敲敲我的身躯,转身取出凿子、锤子等工具▓▄▓▄。我着实吓坏了!只见他用放大镜对准我的身体查看,左右敲击▄▓,聆听声音▓█▄■;小心翼翼地掀起我身旁的泥土,最后拍拍手,他露出满意的笑▄■▓。“好嘞,就是这块!▄▓”随着这一声自语,我已被他那粗糙有力的大手搬到竹篓里。

我平生第一次离开深山▓█,前路茫茫,我无比忐忑。

数天后█■▄,我被带到一处工厂,地上堆放着与我相似的石头,机器声刺耳███,灰尘漂浮。而不远处的透明展柜里则排列着形态精巧的美玉,当我偷偷看他们时▓▓,我听见了轻蔑的低语:“只有身份尊贵的美玉才有资格被展览。▄■▄”

“我会不会变成一只夺目的美玉?”连日的沉思后■■■,我被工人挑选出去。当我看见那快速转动的刀锋时,几乎血液凝固▄■▄■。我挣扎着不愿起来,真想逃回深山。可转念一想▓▄▓▄:我还要过那种无人问津的日子吗?我存在的价值到底在哪里?既然我有一颗炽烈的心▄▓,那么我一定可以蜕变成一只独一无二的美玉▓█▄■……反复追问中,我鼓励自己勇敢接受锻造与磨砺▄■▓。

咬紧牙关,心怀期待。我的耳畔飞舞着碎屑▄▓,眼里闪烁着电光火石,心里交织着隐忍的血与光芒,那简直就是一首激昂的合唱▓█。几乎晕死过去,在经过无数次的锤击、切割█■▄、雕琢、研磨等工序后,我渐渐感受到我身上发生的巨变——玉的光泽隐隐显露███,纹路勾勒的画面如此逼真,还有那流畅圆润的造型…▓▓…

那些工序一刻不停地考验着我,现在,到了淬炼的时刻——为了让身体里的那朵花真正“绽放▄■▄”,我即将被工人投入火中。

我不停地自问■■■:“还能坚持吗?”回答坚定而有力▄■▄■:“为了梦想,我也无所畏惧!▓▄▓▄”

“兹……▄▓”时间停顿▓█▄■……几乎是一次重生。

当我苏醒时▄■▓,我已躺在透明展柜里。多么神奇!透过玻璃光▄▓,我清晰地看见深沉的光泽那么特别,墨绿色的皮肤上栩栩如生地绽放着一朵摇曳多姿的花。与此同时▓█,我还听见周身传来工匠们的啧啧赞叹。

我不再是那块被人遗忘的石头,我成了真正的美玉█■▄。

如今的我被精心存放在博物馆,每当人们在我身边流连时,我的心里总会传来一个声音——

玉不琢███,不成器。(刘士锐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