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璐 0

锦瑟年华谁与度▓█?昏天暗地,低头闭耳,只与手机共度█■▄。

十一月,西北风裹挟着冬的寒意,路上的行人不敢伸出自己紧揣衣袋的双手███。我焦急地等着83路公交车,心里不停地埋怨:“为何学校一个月只放一次假▓▓,且是在下午三四点钟放假。”更可恨的是▄■▄,开学之时,学校把我从“有机族”变成了“无机族■■■”,没了手机,真不知如何打发这无聊的时光▄■▄■。环顾四周,与我年纪相仿的他们无不低着头,目不转睛地盯着手机屏幕▓▄▓▄,他们不在乎车来与不来,不在乎天色昏暗,更不在乎早已冻得发麻的手指▄▓。

车来了▓█▄■,在碰碰撞撞中,我终于在最后排的拐角处找到一个被人遗漏的座位。无事可做的我准备用睡觉来度过这漫长的两小时▄■▓。这时我看到一位老大爷拄着拐杖颤巍巍地上了车,车上已无座位,他艰难地扶着靠近门口的柱子▄▓,站在那里,他的左边坐着一个约三十岁的年轻人,他带着耳机▓█,低头有节奏地摇动着。靠近老人右边的是一个染着黄发、梳着鸡冠样发型的小伙子█■▄,他双手快速且卖力地点着屏幕,晃动手臂的间隙还能清晰看到他身后“爱心座椅”四个大字███。靠近老人前面后面的座位都坐着比老人年轻许多的人,他们或许在刷微博,或许在看网络电视▓▓,或许看着“风靡全国”的“抖音”▄■▄,然而没有一个人抬起头,他们全都沉迷在这仅有几寸许的屏幕中。驾驶员大约是察觉到了什么■■■,就用扩音器提醒:“请给您身边有需要的老人让个座!请给您身边有需要的老人让个座▄■▄■!”无人吱声,无人让座▓▄▓▄。我连忙站起来,跨过人群把老人搀扶到我的身边坐下。

不仅慨叹▄▓:锦瑟年华谁与度▓█▄■?只与手机共度? 不久,车上来了一对母女▄■▓,三四岁的孩子看见车上拥挤的人们,顿时哭了起来,一位好心的中年女子为他们让了座▄▓。原以为小孩会安静下来,哪知她嘴里不停地说“我要手机,我要手机▓█。”不久孩子的妈妈无奈地掏出了手机播放动画片,孩子破涕为笑█■▄,乖巧地捧着手机,不哭也不闹了…███…

回想开学以来的日子:被窝里,没有手机▓▓,我不再捧机夜战;自习课上,没有手机▄■▄,我不再滥竽充数;课上,没有手机■■■,我不再是昏昏欲睡的猫头鹰;课间,我不再是浑浑噩噩虚度年华的无为少年▄■▄■。此刻,没有手机,我不再是充耳不闻身边事▓▄▓▄、一心只迷手机的冷漠少年。这一刻,我庆幸没有手机相伴▄▓!

青春年华谁与度▓█▄■?月桥书院,诗词歌赋,唯奋斗与梦想同驻▄■▓!(张璐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