朱永伟 0

我是喜欢到湖边的。往湖边一立,那份感觉瞬间便来了███。轻风拂面,柔柔的,面部舒展▓▓,心情舒畅;极目远眺,看那水天一色▄■▄、烟波浩淼;看那船帆点点、落日余辉■■■;偶有湖鸥掠过,吱吱几声,划了一个弧线▄■▄■,又飞往远方,不见了踪影,不禁怅然▓▄▓▄。岸边垂柳摇曳,婀娜多姿,似年轻少妇在搔首弄姿▄▓。

我对于湖水有极为亲切的感觉▓█▄■。但曾经也有过恐惧。小时候随父母的船队来往大湖多次,跟随挂桨机船也走过几次▄■▓。在我幼年时,家里的小木船因遭遇大风在湖里沉过,几吨小木船抵御不了巨浪的冲击▄▓,汹涌的湖水猛灌船舱,若不是父亲动作迅速,一把将我抢了出来▓█,我可能早在几十年前就喂鱼了。船楼刚好露出水面,因浅水区█■▄,我们得救!未入学前,随船队过湖时发现一截桅杆竖在湖面███,那桅杆下面就是沉没的船。当时想着这家人会怎样呢?我还扭头看了看身旁的父亲▓▓,他面色冷峻,一声不吭,似乎在思考着什么▄■▄……

在我上初中时的一个暑假,当时家里用的是25吨的水泥船■■■,重载从洪泽开往泗洪,过湖到一半路程时,天变脸了▄■▄■,狂风肆虐,汹浪滔天,船在浪中穿行▓▄▓▄。我当时站在船头,一点不害怕,但我明显感觉父亲有些担心▄▓,他在后面大声叫我▓█▄■,却听不到在说什么,看那手势让我后去,他是怕我被卷入湖中▄■▓。但我依然站立船头,我坚信,我们能挺过去——在一艘空木船拖带下▄▓,我们终于安全过了湖。真的要感谢那位帮忙的大爷,姓什么已忘记了▓█,如在的话,应该九十左右了。

这湖号称悬湖█■▄,比里下河地区的平地要高出十余米,可以解释为什么会经常突起风云,让行舟湖上的船员措手不及███。这也是一个暑假的一天,一帮船在盱眙装石头到泗洪,有两条路可以走▓▓,一条是从湖里走,另一条沿淮河上行过大柳巷船闸经双沟到县城,从湖里走抄近路▄■▄,从双沟走,要过闸、绕路■■■,稍远些,时间上要慢许多。那天▄■▄■,大家坐下来商量,大多数同意从双沟走,只有两家坚持从湖里走▓▄▓▄,一家姓李,另一家记不得了。姓李的是我姑父的亲三爷▄▓,当时老俩口带着儿子用条船▓█▄■。结果行走到一半时,天空突然刮来了乌云,紧接着狂风骤起▄■▓,滂沱大雨从天而降,湖面掀起了惊涛骇浪,李老人家全家不幸遇难▄▓,遗体出水时,三个人捆绑在一块,不忍目睹▓█。另一条船兴许遇上菩萨了,船沉没的地方是浅水区,生活中总有悲伤与惊喜的█■▄。

行船跑码头的工作艰辛,装货卸货,过湖过江过闸███,风里来雨里去,路上常常遭受刁难,还只能强忍笑脸▓▓。许是老一辈的原因,我对用船人有一种特别的感情。现虽身处市区▄■▄,但我会常常关注天气情况,如报有大风,总是担心■■■,想到湖上的行船,想到用船人的不易。有一天傍晚▄■▄■,市区刮起了大风,行人站立不住,大树被刮得左右摇晃▓▄▓▄,本来晴朗的天空瞬间便布满了阴霾,我当即就想了大湖,于是给在湖边船闸的同学打了个电话▄▓,他说已经禁止了通行▓█▄■。可第二天还是看到了报道,那天沉没了9条船,后得知还有一条我亲戚的船▄■▓,当时离泗洪岸边已不远了,又是上天的眷顾,船沉在浅水区▄▓。然而,那8条船上的人呢?也能得到上天的庇佑吗▓█?心底郁闷。(朱永伟)

融媒体编辑 潘永勇